家长学校
家长学校 > 家教指南

家校合作 拓宽孩子成长空间

家校合作 拓宽孩子成长空间

                                       广州市第九期卓越小学校长跟岗案例   陈金泉

 

现代教育越来越强调学校、家庭和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与合作,没有家庭力量参与的教育是不完善的教育、残缺的教育。在这种背景下,苏州市吴中区宝带实验小学巧借家长和社会力量,组建家长义工队伍参与学校管理与教育,从而利用社会资源为孩子们共筑安全防线和拓宽知识渠道。以家长义工为载体,整合各行各业家长的知识、技能和社会经验优势,弥补学校教育的不足,引导家长自愿发挥各自专业特长,参与学校管理,为学生成长提供良好的条件,这是宝带实验小学家长义工模式的核心。 

目前,宝带实验小学组建的为孩子成长保驾护航义工队伍已成为苏州市吴中区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示范窗口,成为苏州教育系统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近几年的工作中,家长义工为学校教育教学献计献策,先后成立了平安护生小组和餐膳检查管理小组,组建了雏鹰护学站和文明公交站台,参与了校运会、外语节和阅读节等大型活动,创办了全国首份家长义工报,创作了《宝小家长义工之歌》。家长义工参与人数由少到多,义工组织的社会影响力日益凸显。这支家长义工组织得到江苏省文明办、交警部门领导表扬,苏州电视台、人民日报、苏州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其事迹,曾被评为苏州市吴中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十佳新事。

教育改革难免会对一些传统惯性思维带来冲击,但更多的顾虑和质疑还是来自于家长义工运行机制——在学校日常教育教学工作原本就繁忙的背景下,再将众多家长“请”进校园,会不会给学校正常教学工作增加额外负担?习惯了关门办学的老师们能否适应家长们的众目睽睽?在家长知识水平参差不齐的情况下,他们能否有效担当义工的角色…… 
    当许多家长还在为接到孩子班主任的电话犯愁时,在宝带实验小学里,100多名家长正根据各自的爱好和特长,利用业余时间,自愿帮助学校开设书法、音乐、舞蹈、跆拳道等各类课程,有的家长还在学校当起了义务安全检查员、清洁工。 
    家长从过去把孩子送进学校当“甩手掌柜”,到如今自愿给学校当义工,这种变化的背后,与该校校长蔡巧英多年担任班主任的切身体会密不可分。蔡校长看到了学校教育的另一面,整个宝带实验小学甚至苏州市的许多中小学也开始加入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的融合实验。如今,宝带实验小学家长义工正在成为一种独特的模式,不断发生着“化学反应”。

“宝带实验小学家校合作模式”能复制吗? 这种家长义工模式最终能走多远呢?学校与家庭持续恶化的关系如何通过“家校合作”而改善?家长的教子观念及方法能不能改变?已有的家长学校能否真正成为沟通学生、家长、学校的有效渠道?在全国各地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大环境下,我们能否搭上教育信息化、现代化的便车,实现家长义工、家庭教育的系统化、课程化?一个接一个的问号,在我的心头翻转。 

一、家校合作要创新

有了同行们的搭台和专业引领,我认为学校要在因地制宜的实践中,探索出丰富的家校合作路径。

1、我们的家长会不要千篇一律。家长不愿来学校,学校就把家长会开到社区(农家院)里,把泛泛而谈的大锅饭变为有的放矢的小炉灶,家校之间有了更深的双向互动,但家长会前期要注重充分调研、会上暖心互动、会后跟踪总结,使家校双方的沟通具有针对性且富有成效。

2、家校合作活动更接地气。学校可以用“五一个”工程手把手带动家长成长:一周至少面对面和孩子认真坦诚地交流半小时,一学期至少读一本家庭教育书籍,听一次家庭教育讲座,交一本家长课堂笔记,参加一次家长课堂考试,全部完成可以领到一张“家长合格证书”。此外,也可以在全校各班建立校外学习小组,家长志愿者监管,教师引导,孩子们互帮互助,得到学生家长和社会的赞许。

3、引导家长改善“父教缺位”的困惑。学校可以让爸爸站在家校合作的中央,订制度,给舞台,成立“父子联盟”,“拥有一颗童心,重返一次童年”,发挥爸爸们的主观能动性,参与孩子社会体验课程自组织模式的探究。

4、家校合作日趋常态化、制度化。学校以家委会参与开发实践活动课程撬动变革,实现家长全员参与、全面参与、持续参与,大胆尝试建立独立运行机制,靠志愿精神和规章制度高效运行,解决困扰家校合作可持续发展的工作主体难题。

二、家校合作的挑战与形式
    每所学校成立家长义工队之初,一定会争议四起。有些教师认为,给学校的日常管理和教育教学增加了额外负担;也有些教师认为,家长义工参与学校管理,往往是与考试科目无关的,而且家长义工插手班级管理,弱化并挑战了自己的管理权威;有校长和家长认为,能够应付正常教学就已经不错了,还搞什么家长义工,况且家长们都要工作的,哪有闲心做家长义工…… 
    1、为了把家长由教育的幕后推向前台,更好发挥家长义工在学校教育中的作用,学校应当制定详细的家长义工章程。家长义工活动分为定期的和不定期的两种。义工队采取开放模式,每一位家长自愿加入学校家长义工队时,都要举行宣誓仪式,自愿而无偿地尽身体、经济、技能等能力为孩子创造一个安全、健康、美好的成长空间。 
    在实际运行中,为了方便组织和管理,根据家长义工活动的内容特点,分为安全管理组、亲子活动组、亲子社会实践活动组、心理辅导组、帮扶问题孩子组、书法组、摄影组、象棋组等几十个类别,各个小组根据学校工作实际和组员数量,在学校开展相应的义工活动。 
    与过去一些学校名存实亡的家长学校不同,学校要给家长义工队设计一种能推动活动持续开展的动力机制。每学年,根据家长义工参加学校服务记录的工作量,实行星级晋升制,星级制共分五级:义工每累计服务时间20小时,可晋升一级。参加服务时间较长、工作成效优良的家长,被学校评为优秀义工,召开总结表彰会予以奖励。同时,每学期初,举行优秀家长义工经验交流会和新义工入会仪式,以优秀义工的事迹影响新义工。 
     2、学校来了一大群“助教”。按照家长义工章程,家长义工的职能,只要是能帮助孩子成长的,家长义工在能力范围内都可以做,不局限于某一具体的时间、空间、形式、内容,重在参与。 
    当家长义工被分成若干小组后,这个看似庞大的“家庭”在校园内却能自动运转起来:参加安全管理组的家长义工,平时在校门口引导、提醒孩子礼仪,维护秩序,对有特别需要的孩子进行护送;每到学校开展第二课堂活动时,足球、书法、摄影、象棋等助教组的家长义工,便成了教师的帮手,参与主题教学活动的组织;帮扶问题孩子组的家长义工,则以一对一的方式通过家访、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等形式,陪伴问题孩子走出困境…… 
  家长义工们的到来,会打破校园过去的沉寂。在孩子们眼中,校园不再是那个院墙高耸、每天早晚只开两次大门的校园,校园里不再只有老师、桌椅板凳和课本。学习之余,孩子们不仅能和家长义工同读一本书,同写一篇读书笔记。在学校举办的各种活动上,家长和子女同台诵读诗文,同台表演节目,同台领奖。每逢节假日,孩子们还能在家长义工们的组织下,参观科技馆,去工厂体验劳动过程,去班级的自留地里种菜…… 

三、要“专起来”,“深下去”

家校合作要形成真共同体需经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伪共同体阶段,求同不谈异,呈现虚伪的和谐;第二个阶段是混乱阶段,充分展现不同的观点、个性和利益诉求,充满争吵甚至冲突;第三阶段是倒空阶段,为了共同愿景放下自我,彼此倾听、信赖;第四阶段才是真共同体的美妙境界,共同面对困难,沉默时不会感到不安,有冲突但可以解决。

我们的家校合作在共同体建设方面多数尚处于伪共同体阶段,进行的是有限的合作,遇到实质性的困难和矛盾就停下来。一些家校双方满足于这个初级阶段,有见好就收、小富即安的心态。如果有优秀的专业组织和专家的持续帮助,家校合作就容易回避问题,少走弯路。

“政府主导、部门协作、家长参与、学校组织、社会支持”,是《教育部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对家庭教育工作格局的定义,全国各地的家校合作实践,基础不同,成效不同,但“热起来”之后对“专起来”“深下去”的渴望是相同的。走专业化建设道路,形成家校合作真共同体,才能真正实现亲子家校共成长的愿景。

学校应该在每学期开学前,各校班主任都要提前制定好一学期的班级工作计划,列出需要家长义工帮助完成的内容。开学后,各班家长委员会制定相应的家长义工实施计划。这样,学校形成就会镇家庭教育协会——镇家长义工总部——学校家长义工委员会——班级家长义工委员会参与班级管理的四级服务管理“梯级”模式。在学校内,二级家长义工可以参与学校安全、卫生等日常管理、师生评先评优、课堂教学改革和课外活动创新等工作。 
   事实上,在欧美一些国家和我国港澳台地区,家长义工曾有过许多有益探索。比如,《美国2000年教育目标法》第八条就提出:“所有的学校都要促进他们与家长的伙伴关系,使家长更积极地参与促进儿童社会知识、文化知识和培育情感的活动。”

   “家校合作”架设了学校、家庭教育联系的桥梁,它不仅让家校联系多了一份和谐,也打开了孩子教育成长的另一扇窗,使我们的教育更加现代、开放、民主。在我国教育工作中逐步实施“家长义工”这一新的教学管理方式是可行的,尤其是在小学中实施这种制度更有其自身的优势所在,值得我们继续研究实践。